“这是什么?”

月儿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又大又黑,又粗又圆的东西。

那东西有一尺半长,浑身黑漆漆的,像是黑铁所铸,散发着金属的光泽。

“你们女人啊,就是对圆柱体的东西,感兴趣!”

叶修文下意识的道。

“你,讨厌,……我捶死你!…….”

月儿拿着黑色的圆柱体,去砸叶修文的脑袋,只听咔吧一声,宛若触碰了什么机关。

圆柱体的一侧打开,流星赶月一般,射出十六道银芒。

银芒打在屋顶上,一搂粗的房梁被洞穿,屋瓦被击碎,碎裂的瓦片与银芒,一同飞了出去。

月儿被吓住了,没想到这东西,威力这么大。

叶修文也后怕得很,心道:多亏这东西没冲着自己,否则一准打一个大窟窿出来。

“我早晚,死你手里!”叶修文气道。

“人家也不是故意的,我哪里知道,这是机关?”月儿小声嘟囔道,知道自己闯祸了,这会也不敢与叶修文大声嚷。

叶修文没有再理会月儿,而是自打箱子内,拿出了一副盔甲。

黑盔甲也是‘黑铁’所铸,坚固无比。

倘若说,生铁、精钢、钨钢,这些矿石,可以增加武器锋利程度的话。那么这黑铁,便拥有,极强的防御力。

相传,这黑铁,有吸收元气的功效。即便元气境的武者,打上一掌,对身着黑甲的人,也伤害不大。

“呵呵,我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了。”叶修文徒然笑道。

“什么?”月儿依旧不解的道。

“这是前朝的东西,你还记得,我曾经跟你说过,三合会的帮主‘袁峰’,乃是前朝的十八铁骑之一吗?

而这黑甲,便是十八铁骑的专属盔甲-飞鱼黑铁甲,而这个黑筒,理应就是‘含沙射影’了。

箱子里,应该还有一把‘绣春刀’,……..”

叶修文在箱子里翻了翻,的确有一柄残破不堪的绣春刀。

此刀,竟然也是钨钢打造,但却尽数都是斩痕。

“哼,我说那周冲,怎么不想将这箱子给你呢?原来在这箱子里,有这些东西。

单只这飞鱼黑铁甲,便抵得上十万两白银,更别说这‘含沙射影’了。

相传,这含沙射影,可是出自唐门,但唐门却已然在大明建国的时候,就给灭了!”月儿如数家珍的道。

“恩!”

叶修文应了一声,搜索着记忆。

唐门乃是支持前朝的武林门派,前朝被灭,唐门自然也成为了历史。

也就是说,唐门所留下来的东西,将越来越少了。

“这含沙射影,恐怕也就再能使用一次的,先留着,也算作我们的一项底牌,……..”叶修文喃喃的道。

“你不打算,将这些东西,交出去吗?”月儿很诧异的道。

“交给谁?”叶修文也很诧异的道。

“交给大人啊?这么多前朝的东西,我们能立大功的,…….”月儿煞有介事的说道。

“然后呢?”叶修文反问。

“我们可以升官啊?倘若能升到三品带刀,我们就不用再做这些苦差事了。”月儿宛若很奇怪的道,心道:这个叶修文,怎么什么都不懂,难怪现在,还仅是一个七品带刀。

“姐姐?我觉得那没用,咱们还是留着这些东西,保命吧!

命都没了,你要升官何用?切!…….”

叶修文不屑的道,又在箱子里,拿出了一尊佛像。

佛像看似很普通,就是一尊镀金的石膏千手观音象。

“这么一个破东西,怎么放在这里了?”月儿也奇怪的道。

“那肯定,是有它的价值了,……”叶修文说着,往身后一丢。

“喂?你这样,可是大不敬,菩萨是不会保佑你的,…….”

月儿惊呼,但此时却已经晚了。石膏像掉在了地上,摔了一个粉碎,自打里面,掉出来一个金属的圆筒出来。

“咦,里面有一个东西!”月儿去捡,而叶修文则微微一乐。

他就知道这里面有东西,但他没跟过去看。因为月儿倘若发现什么,一定会咋咋呼呼的跑回来的。

他继续翻箱子,但也仅是找出几块‘钨钢’而已。

钨钢可以打造利器,其价值,只要拳头大小的一块,便有十万两左右。

而在这箱子里,足足有七、八块之多,叶修文觉得,那袁峰,很有可能,是打算将自己的绣春刀修补上,或者再打造几把出来。

“为什么呢?为什么袁峰要再打造绣春刀呢?”

叶修文狐疑,却也正在这时,眼睛却被一块破羊皮给挡住了。

羊皮略显发黄,上面用一种特殊的墨水,勾画出了山河的图案。

“羊皮地图?”叶修文眉头微蹙。

这种地图他见过,就在他与月儿自三河码头,返回漕帮的途中。

三河码头的王统领,为他送行,送给了他一箱东西。

箱子里面都是字画,月儿说叶修文这是受贿,拿刀子刺破了其中一幅字画,结果掉出了羊皮地图,与面前这幅,一模一样。

“是啊!我也奇怪,怎么在这里,也有一块地图?你拿出你那块对对,看能不能找出什么?”月儿道。

“恩!”

叶修文应了一声,自打怀中拿出地图,两幅地图的材质,果然是相同的。

但地图拼接起来,却没有发现任何联系。

“看来,这地图,我们还缺很多。”叶修文点头道。

“要不,我们将这地图,交给大人吧?”月儿徒然道。

“大人是你爹啊?你怎么什么东西,都要交给他?”叶修文气道。

“说什么呢?”月儿又将手扬起来了,但看叶修文的眼神很凶,她又放下了,然后把地图揣到自己怀里道:“这个,放我这,……..”

“行,行,放你那!”

叶修文无语的道,将箱子再度锁上,推到了一边。

其余的箱子,他也看了一下,无疑是金银财宝之类,大概总价值,有十五万两左右,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

叶修文想了想,自打箱子里,拿出了一尊金佛。

“你拿它做什么?”月儿不解的道。

“给我的老丈杆子,送去,呵呵!…….”

叶修文微微一乐,鬼才知道,他又打得是什么主意,…….